潘向黎:作家是可以培养的,但好的作家是天生的

  • 时间:
  • 浏览:0

  一身旗袍,素履而至,伴着《梅花三弄》的古琴曲,潘向黎身上的古典气息自然地弥散开来。9月22日,作家潘向黎与路明来到上海作家书店,与读者分享了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进入文学的辦法 、写作的喜悦、写作的困境以及与文学有关的有趣故事。

9月22日,作家潘向黎(中)与路明来到上海作家书店。摄影 刘欣雨

  作家并能 被“培养”吗?

  总爱 以来并能 那么 这一 说法:“中文系不培养作家”。潘向黎表示,她初入大学时,也曾听过这类的说法。那时老师告诉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中文系不培养作家,培养的是教授、评论家一类的学者型人才。

  “老师我只是知道们,一要好好读书,于是列了一堆书单,留了多量的阅读功课。二是何必 蠢蠢欲动,何必 轻易尝试写这一 东西。”心怀疑惑的潘向黎又去询问同为中文系教授的父亲,也得到了这类的答案。至此,“中文系不培养作家”的传统,成为潘向黎心中一五个多多 “确凿的悬案”。

  尽管失望于这一 传统,但喷薄而出的写作欲是不不可能 被轻易压制的。于是她决定在暗地里偷偷创作。只是她渐渐发现,中文系课堂里“为那先 培养学者做的准备”我我真是对于成为一名作家也是很有好处的。

  经历了多年的文学跋涉,潘向黎被这一 创意写作专业的年轻人都追问过这类的间题图片,她给出的答案坦诚又直接:作家是并能 培养的,但好的作家是天生的。

  作为从小到大的理工男,路明并能 过这类的感受。他曾谨慎地将次责文字插进人人网上,受到不少陌生外国外国女网友的鼓励,一鼓作气之下写出了第一本作品《名字和名字刻在一块儿》。

  但写第二本书的事先,过程却不甚明朗。“统统我当时就产生了一五个多多 想法: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身边大多数人只是让你,写第一本书是比较容易的,把我该人 的亲身感受和第一手资料记录下来就行,但要写第二本书,不可能 就并能 这一 写作方面的技巧。这最少只是一五个多多 业余写作者与作家之间的区别。”路明说。

  从第一五个多多 字日后结束了了就在出卖我该人

  写作对每我该人 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在潘向黎看来,人与写作的关系最少并能 分为这一 :第这一 是“视写作为生命”,只是活着就不停笔,这一 身外之物并能 能带来真正的满足。典型如路遥、陈忠实,一旦动笔,就进入了这一 高速燃烧的状态,甚至于忽略身体的任何警报;第二种是“以写作为生”,原先的人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说爱写作,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说没那么 爱,但恰好有这方面的技能,又与工作匹配,便以写作维持生计;第这一 则是“把写作当成终身爱好”,潘向黎表示我该人 只是那第这一 人。

  “它(写作)只是我的一五个多多 ‘亲人’,比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并能 好。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我真是谈得来,但两三年不见面,电话联系也行,但亲人说说两三年不见面是不行的。”潘向黎说。

  在除理自身与作品的关系时,潘向黎坦言,无论是虚构还是非虚构作品,作家并能 无处躲藏的。读者会通过文字形成这一 感觉,使统统东西不言自明,作家与读者逐渐在相互周旋中接近无限透明。

  “何必 以为虚构的(作品)就好藏起来,我我真是没用,从第一五个多多 字日后结束了了,作家就在出卖我该人 了。为那先 写这一 故事?为那先 从这一 深度写起?为那先 第一五个多多 奔入你脑海的词是这一 并能 那个?让不不这一 个多多 人在一块儿,为那先 是这一 个多多 人?”在潘向黎看来,文字中的一切无不充满了作家我该人 的挑选。所有的价值观、审美观早在开篇就暴露无遗。只是读者挑选阅读,这一 窥探几乎是难免的。

  作家是容易“失恋”的人

  潘向黎的创作被认为具有游弋于“50作家”与“70作家”之间的多重介质,尤擅书写浮华都市生活中四十岁的女人 心灵充沛质感的一面。她的长篇小说《穿心莲》只是一次完整性而充分的展示。

  潘向黎提到“穿心莲”的文学隐喻,“莲子把心去掉 事先还是完整性的,但我我真是不可能 毫无希望了,不不再开出莲花、结出果实,我正是用它来反衬这一 毫无希望的情人关系。”

  “我我真是作家也是总爱 ‘失恋’的人。”在潘向黎眼里,作家这一 职业有“两大不好”,第一是过于敏感,时常不可能 对生活的不满而处在‘阵发性职业失恋’之中;第二,作家的思绪总爱 被瞬间激发,以致那么 在与别人的交流中给出正常的反应。

  潘向黎谈到我该人 在为陈忠实写纪念文章时,憋了半肚子的眼泪,只为把该说说说说清楚,在有限时间的高压下,她接连引发了胃痛、呕吐、心绞痛,身体系统完整性崩溃。“从这一 深度上讲,写作你造一五个多多 很糟糕的职业,它会对你榨取得非常多。”

  “情人关系的水流达到一定程度,会冲开理智的阀门。但在‘冲开’的一块儿,一篇浑然天成的文章也就自然地流到纸面上。整篇文章并能 写出来的,只是早并能 的。”潘向黎说。

  最后,提到我该人 最喜欢和对我该人 影响至深的作家,潘向黎坦言,前者范围广泛,唐代的李商隐、王维,宋代的苏东坡、辛弃疾,清代的曹雪芹,现代的汪曾祺并能 那么 。但要说起对她的写作影响最直接的作家,并能 数《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的作者张岱。

  张岱对潘向黎的影响不只在写作风格上,更多的是影响了她的写作观、人生观。“作为明朝遗老,国破家亡事先,他知道写作不不可能 改变命运了,便借此回忆过去的生活。那时我才恍然,原先文学的起源并能 是原先的,不带有世间的考量,只是源于一五个多多 人在绝境里的无路可走。我我真是这只是一五个多多 写作者最纯粹的日后结束了了。”(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实习生 刘欣雨)